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亲子育儿 > 育儿手册 >

庆:我的人生没准还有奇迹

来源:未知 责任编辑:admin 发表时间:2016-09-11 20:19 点击:次

诺曼·梅勒这么写明星这个群体,“明星们都生活在般人难以想象的另外个世界,对于外部世界都有着巨大的不信任。每个伟大的演员都是段流,因为她们是被造就出来的,并且很多时候不能控制自己的命运。”——这句话最初用来形容玛丽莲·梦露,后来则被反复引用,用在不同的明星上,比如章子怡和周迅,但庆并不适用这句评价——她身上丝毫没有那种明星式的自怜与脆弱,亦不是那种玻璃钟里的明星。

那种自怜也曾出现过次,在更早点的时候,在她写第本自传的时候。她抱着满腔热血,以种“写完这本书,交代完这切,就可以清清白白去死”的心态。但世界对她坦诚的回报只是铺天盖地的骂声。她很快就意识到了明星和大众之间那种脆弱的关系,于是再也不打算把自己送上烈火熊熊的,如今的庆说,“我是绝对不可能的,如果有天说庆意外死亡,那么定是他杀。”

她离死亡最近的次,是在新加坡的圣淘沙游泳、退潮的时候,她想逆流游到块礁石上去,结果,觉得死亡近在眼前。“时代的大潮”,她心有余悸地说。

庆自称花了很多来思考自己与时代。她形容时的中国是条“没有红绿灯,没有的高速”,只要“胆子够大,敢玩命”,就可以在这条上飞速前进。她称今之中国与当她暴富时的中国区别是,“那个时候就是像个停车场,停车场是空的,像我这种技术不好的,只要能发动汽车,就能够把它停在当中,占据最好的。但是现在已经不行了,车位已经满了,对不起”。

“世界上除了,没有不能逾越的困难”,现在庆已经有足够的资历来说这句话,“人生无非两句话,第句话就是这个”,另外句是,“只有用自己双手创造的未来,才是唯可以掌握的命运”。

,庆在大理亚星大饭店的大堂给腾讯这次采访拍摄照片。

亚星大饭店始建于,当时大理的旅游尚未得到任何开发。商人看中了这块距离大理古城最繁华南门公里靠近国道的荒地,认定它将来会有巨大的商业价值。这份投资眼光在后得到了回报,在大理旅游刚兴起的时候,作为本地第家星级,亚星大饭店独占鳌头了多。现在,在希尔顿等外资都纷纷进入的时代,亚星已经不如往那么风光。

庆穿着条蓝色的裙子。这是她昨天在大理古城逛街时买的。她买了两套,套绿色、套蓝色。小店店主并没有因为她是庆而给她个巨大的折扣,反而坐地起价了起来,套在淘宝价格不过百来块钱的裙子,变成了两百人民币。但庆早就习惯自己的名人效应带来的负面影响,当即喜滋滋地换了穿上。另外套,则是给这次拍摄准备的。鞋子也是昨天买的,双白底蓝色扎染的布鞋,“是不是很好看”,“我觉得特别好看”,庆衷心赞美着这双鞋子,分钟内共计次。

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,庆从来都是这般,欣赏了又欣赏,赞叹了又赞叹。在大理的这几天,她迷上了个游戏。“嘿,给你看个惊喜”,庆把握拢的手伸到朋友面前,“、、”,她摊开掌心,手中握的是块棕色带花纹的蜜蜡。

有时候她重复地在同个人面前表演,会被对方提醒,“你昨天已经给我看过了。”“哦,是吗”,她虽然略感扫兴,但还是忍不住地想得到个正面的回馈,“你看,这个是不是特别好看?”

这些,她迷上了蜜蜡,兜兜转转砸了不少钱在。凡是她认定的朋友,她都力劝对方应该买几块,可收藏,可转卖——她会和人说自己过去的故事,比如从秦城出来的时候,她靠转卖了几块曾经收藏的翡翠而得到了定周转。而对于关系更加亲近,又不肯购买的朋友,她恨不得自己跳出来亲自购买送给对方。她团队的所有,每个人脖子上全都挂着拳头大小的蜜蜡,标识非常显着。

拍照的时候,庆也希望照片能够让她胸前的蜜蜡得到充分的展示机会。她的助理在旁记录下她的工作瞬间,手机上用了美颜软件,些照片会出现在她的微上。外表始终是她看重之事,在她的第本自传里,她用了很多笔墨来写自己的容貌,以及其给人们带去的撞击。比如,“我笑眼盈盈、妩媚、迷人、充满了自信,像朵艳丽的山茶花正在盛开”,这是她形容自己所拍的张照片,言辞之间,坦荡,无半分闪躲。

而今虽然已经近,但她平里的妆并不重,只擦点BB霜。记者称赞她的妆感自然通透,她便高兴了起来,“个美国牌子的,我回去给你看下牌子。你需要吗?需要的话,我回美国的时候给你带只”。她热情的面又跑了出来,“我不是空许诺,我说带肯定给你带,你去问问我朋友,我从来都说到做到”。

为了这次采访,她自费请她的化妆师从上海飞来大理。庆不喜欢厚重的妆感,化完妆,她又拿起润唇膏,在眼下、两颊等地方轻轻抹了点,“放心,我不会底妆的”,她对化妆师说,显得驾轻就熟。这是个化妆的小技巧,用润唇膏这样的高油脂产品,可以增加底妆的光泽度,但缺点是相对容易脱妆。最后,化妆师给她上了点唇蜜,“颜色有点红啊”,她对着镜子说,“会不会太红了,我还是擦掉点吧”,她边说边拿过纸巾,但所有人都表示这个程度的红刚刚好,并不算很艳丽,她将信将疑地看了看镜子,“那好吧”,她最终决定相信大家。

她有自己的套经验,“像我们这样官比较深邃的人,其实不用多浓的妆,只要稍微加深下轮廓就好”。她谈起自己和化妆师的作,“毛戈平是我请他化武则天的妆的,从我主演的武则天开始,才了港台及全世界对中国包装和化妆技术的认同。”

“你应当去采访下毛戈平”,她靠在椅背上,化妆师在进行最后的步骤,把她的头发烫卷,“当还没有人认识他的时候,我就对他说,将来你会功成名就,财源滚滚。”

她觉得这是自己的种独特能力,她乐观、积极,总能看到事物的优点而不是缺点,“这是种天才,我特别能看到别人的才华,对于这些有才华的人,我可以毫无保留地做他们的助跑器——叫发射器、发射塔什么的也可以”。

为此佐证的是,庆至少力助自己的两任男友成为了导演。个是陈,她扶持他拍了《无情的情人》与《大清炮队》两部电影。另外个,则是如今中国的大师级导演姜文。在《我的自白录》里,她写过这段经历。当时,姜文虽然对于当导演这件事非常心动,但临到门前,又分犹豫,以庆对他的揣度,认为他是完美主义,“假如件事刚开始就犹豫不决,那他就永远不能再做那件事了”。最终庆了姜文,他决定放手试。

题材定下来了,改编自王朔的《动物凶猛》,两人共同确定了电影的名字《阳光灿烂的子》。电影需要百万美元的投资,筹资的任务由庆力担当,她处化缘,从川到再到云南,所有可能投资的朋友都被她个遍,自己也倾尽家底,甚至逼妹妹拿出最后家里买米的万块钱。在书里,她这么形容,“那万元是我从她紧紧攒着的拳头里抠出来的”。

“每个跟我分手的男性,我们都是好朋友”,庆用种非常笃定的口气说。记者追问,“包括陈吗?在他写了那本《我和庆不得不说的故事》之后?那本书可没说你什么好话”。她立刻为陈及自己辩解,“他那是时激愤而已,后来他很后悔的”。

说着,庆拿起手机,在通讯录里寻找陈的名字,“我让他自己和你说,现在就说,定要让他在你们腾讯上承认自己当错了”。

记者当然点头称好。

庆边继续翻动手机,边对着屏幕,娇嗔的抱怨了句,“”。但或许是觉得直接电话略有不妥,最后她选择用了微信沟通,她对着手机说,“陈,现在我跟腾讯的记者在起,她问到我们俩,她说你写了本书,我说你这本书早就说过是在特别冲动的情况下写的,你现在可以跟这个记者说两句吗?”

她查看手机,发现这段语音并没有录上,“怎么回事”,她嘟囔着,插上,又录了第遍,言辞稍微有点修改,“你这个坏蛋,现在你可以跟这个记者说,你是处于时激愤,才写的这本书吗?我等你的答复”。

但遗憾的是,这遍由于插错了电话,仍然没有成功。“气死我了”,庆不得不了第遍,这时她显然有点烦躁了,语速加快了很多,但语调倒更加甜美了。这次终于成功了。在采访结束后两个小时,陈微信回复了她。庆把他的回复截屏传给了记者,如约写着:“我的确只是出于时激愤!”另外句,是对未能及时回复的解释,“刚才信不好!”

“他那时靠这本书挣了些钱”,庆没有提这本书在当时对她造成的名誉损害,似乎那根本不存在。她说,“挣到钱就是好的,也值了”。

庆有过段“穷怕了”的岁,这让她对的态度非常务实。穷困曾经给她非常鲜明、深刻的记忆,也是她人生很多时候的奋斗动力。她第次走穴是拍摄《火烧园》、《垂帘听政》期间,在剧里,她是在握的西太后慈禧,但在剧外,演员和演员被分别对待,她想吃肉而不得,羞愤地大哭。这时,每场百元报酬的走穴机会,出现在她面前,她立刻就被打动了。几天后,“身携巨款”的她回到,第件事就是关上房门,从裤腰里掏出那个装满了的牛皮纸信封,开始数钱,数了又数,千百元她整整数了夜,兴奋激动地简直快要瘫倒。赚到了钱的庆重回片场,状态神勇,所有的戏都条过,让原本对主角突然充满愤懑的导演李翰祥无话可说。

在之后的子里,庆亲自组织了“穴队”,自己充当“穴头”,因为信誉好,还被队友们取了个昵称叫做“大猫”。然而“爱财”在彼时中国,是件的事情。某次在长沙演出的时候,观众掷出的硬币如冰雹样向正在唱《康定情歌》的庆砸来,伴随着观众的吼声,“你不是要钱吗?给你!臭不要脸的!”

作为个相信自己早已征服了全中国人民的明星,那是庆第次面对来自大众的恶意与。但这对于庆来说这不是个问题,她绝不会因为他人而对自己的目标。那段,那个目标是要赚万块钱,然后这个目标越来越大——在《芙蓉镇》开拍之前,庆去了趟深圳,开始涉足的楼市。她全凭直觉前进,押上自己所有的积蓄,和银行签了贷款。她自己拥有绝处逢生的运气,在过往的子里,她几乎全靠这种“豁出去”的勇气成就——就像,作为个襄渝铁上民兵的她,爬上辆进城的货车,找到军区部,在他面前破釜沉舟地表演了切她所会的东西,从弹琴到跳舞,最后终于如愿成为达县军区宣传部的兵,从而开始生的转折。

从计划经济时代走入商品经济,从个兵变成个明星,庆从来都知道,要改变人生,能依靠的只有自己。她那种旺盛的生命力支撑着她度过了秦城的天——她很自然地提到了自己的“秦城岁”,“我那个时候是亿万富,不是假的,那个代比较好挣钱,我真的挣了那么多,开了很多,结果家小出了问题,我是法人代表,就被去了。”

“以来,《福布斯》公布中国百名富豪榜,出了期,有名富豪都去了秦城。”距离她离开秦城已经过去了,她早已离开刚出狱时那种捉襟见肘、名不文的状态,重新坐上了时代的头等舱,“在里面的时候我决心好好锻炼身体。我们那个房间就两平米——这个数字可能不准,你回去查查再写啊,相当于就是个方形,要住个人,我每天就在房间里跑斜角,特别像华子良,《红岩》里的那个。我跑,他们几个都得贴墙站,我每天跑步,没有钟表,得自己数着”。

除了跑步,还有洗冷水澡,学英语,看书——包括琼瑶、古龙、卫斯理的全集,“想研究下他们到底是为什么能风靡时,因为我也是做这行的”,生活前所未有地激起庆的斗志,她强制自己每天都要充实地度过,无论是身体还是方面。如今她可以承认,“原来我以为我是要被的,结果没有被,我就觉得我赚了,这是我现在为什么每天都活得这么开心的原因”。

庆的秦城岁从开始,取保候审,暂时出狱,,检察院下达不起诉通知书,取消了庆“取保候审”的身份,她终于彻底获得身。接下来的问题则是生计问题,“那时真是分钱都没有,还欠了千多万的债”,实在过不下去了,她的妹妹说,“那我去当临时工吧,反正咱俩吃的也不多,起肯定没问题”,庆同意了,“否则能怎么办?有了朋友借了点钱给我,我去菜市场买菜都得砍价,有时候别人看到是我,就把菜送我了。”

在进秦城之前,庆已经很久不怎么演戏了。整个代,她只演了部电影,部电视剧——做生意比做演员来钱多得多。但转过头来,演戏这个技能,再次了她。“第部戏是张纪中请我去拍的,只要给钱,什么戏我都拍”,她在横店整整呆了多,拍了多部戏,“有台词的是天块,要是台词能多点,价钱就会又高点”。

“恍若隔世”,她仔细地向记者描述自己当时地位的落差,“在进去之前圈是我个人的天下,压根就没有别人,出来之后,我忽然发现,“洞中才数,已千”,大批过去没有听说过的演员迅速成长,占领了各个剧组的主演,我给他们当小配角,“就是主角在坐着聊天,我扮演的小配角进去说,‘小,门外有人找你’或者是‘小,请喝茶’这种”。

她详细描述这落差,对此毫无怨言,就是这类“老妈子”的角色,给了庆真切的幸福感,“我很多时候就是坐在凳子上等上场,坐在那,我就慢慢想,句‘小,请喝茶’我可以想多个方案。我没有被,还可以再演戏。别人问我难受吗?我说不难受啊,别人给我机会,我还能赚钱,别人这是看得起我”,那段,庆以“价廉物美”在横店走红,被尊称为“横店第漂”,如此努力地工作,加上变卖了几块早收藏的翡翠,让她很快还完了钱,“后来他们说庆就是庆。现在,在影视圈里,说心里话,我资本积累应该还是很好的”。

“凤凰涅盘”,庆用这个词总结自己的秦城经历,然后她字顿地说,“说句心里话,在中国乃至全世界,基本上个人面临破产,就不能东山再起,这是第;第,个人如果是有了之灾,也不能东山再起。”所以,从破产和之灾中走出来的她,自认是奇迹中的奇迹。

她非常清楚的记得自己所有“第”与“唯”的事迹,在聊天过程中信手拈来。比如,,她去参加电影《原野》首映礼,成为第个被海外认识的内地演员;再之后,她作为内地电影代表与林青霞越洋通话,“为冰封多的关系吹出了第阵暖风”;,她是第届春晚的主持人,也是唯个明星客串做春晚主持的;谢晋在自己的电影里从来不起用大明星,她是唯的例外;当为了支持陈拍摄电影《无情的情人》,她成为新中国第位制片人;伊丽莎白·泰勒访华,她是与之密切对谈的唯个内地电影代表;是内地第个到美国办电影展的演员……

这些“第”并不是只记录了她过去的辉煌。,她主演的话剧《风华绝代》创下“世界上内主演无B角话剧数量最多”的纪录,去她在美国演出,在莱斯大学的贝克讲堂,“这是贝克讲堂历史上首次邀请外人物”。甚至,下飞机行李“第个”给传送出来这也会让她有种“赢了”的快感,在微上兴奋地记录了下来,共计两次。

她唯接受的“第”,是圈内着名制片人邓涛封给她的,“中国翡翠第人是清朝时期慈禧,第人时期的宋美龄,第人则是当代影后庆!”

她毫不掩饰自己对于这切成就的津津乐道。然而,她的不仅于此。在她过去的两本传记里,各种会让当代传媒激动的“猛料”俯拾皆是,比如,她写自己对第任丈夫的不爱——他们仓促的婚姻,源自于她急于从hg开户|官方网站来到拍电影,她因为夫妻间的亲热而被他打了耳光;有次陈被误抓,坊间传言,“陈和她妹夫都是从庆的床上被抓起来的”;姜文在上海拍摄法国电影《花轿泪》,她去探班,把正在与朋友起准备晚饭的姜文带走;她和妹妹在使用多米尼加的护照,导致妹妹被移民局,自己也险些进去……

不为事情矫饰,亦不为自己,这是庆自传的风格。在她第本书的结尾,她这么写,“我觉得每个字都是用自己的鲜血写出。我的鲜血从血管中奔涌进心脏,从心脏翻滚进脑海里,再通过我的笔尖流到了纸上。我掏空了自己。就像是只橘子,汁液全都榨干,只剩了橘子皮。”

现在,她正在写自己的第本传记。她描述这本书的内容又将会是“惊涛骇浪”。

她从未怀疑过,自己是个会被后世铭记的人。所以,关于她自己的切,她都愿意以第手呈堂证供的方式奉献给当下以及未来。她的生,演过次武则天,次慈禧。做个被历史所铭记的人,这个大过于遮掩但占尽便宜的活着。

“我活着的时候是不会同意拍我的传记片的,我已经很多了”,但是,她,在未来会有这么部电影出现,“我已经和我家人交代过了,等我死后,他们要怎么写我,你们都不要,只要不是把我写成贼和,都通过。你们就拿版费就行了。”

她看过所有关于武则天和慈禧的书,在不同的书里,她们有着不同的形象,有时候是正面人物,有时候又是反派,“历史是需要隐瞒的,不可能完全真实。”她对于自己未来将会被如何描述全然不好奇,“他们未来要如何写我,我不会给他们任何,没有什么,有什么关系,不可能写得跟我本人样。”

她的朋友并没有太多和“”相处的自觉——他们觉得她太简单了,丝毫没有难以琢磨之处,曾任盛大文学CEO的侯小强这么评价她,“很透明”。想要在庆身边人中找到对她的另类评价,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没有众说纷纭,所有人都众口词,“她是个特别好,特别真诚的人。”

饭局到了末尾,大家又聊了两个小时,已经将近点,“那就这样吧”,庆拍拍手,示意众人听她说话,“明天你们几个点就起床,然后吃完早饭,点钟我找车送你们去严家大院,玩两个小时,然后回来吃午饭。下午两点你先去做按摩,做个小时,让师傅休息会儿,然后点半轮到他做,其他人你们可以喝喝茶聊聊天”,安排完明天的行程,庆问,“要不我们现在就作鸟兽散了?”

大家并没有作鸟兽散,转移了阵地,继续喝茶聊天谈事儿,庆跟了过去,又坐了个小时,然后又拍拍手,把刚才的话再次重复了遍,“要不我们现在就作鸟兽散”?她的提议这次仍然没有被响应,有几个朋友甚至打算去KTV再转圈。

“哎,你们还要玩啊?”她有点失望,不过也并没有过多,起身准备回房间之前,再次提醒,“别忘了明天起来去严家大院啊”。

严家大院没有太大意思——她的朋友们这么认为。中午回来吃饭的时候,庆见到这些朋友第件事就是问,“怎么样?觉得严家大院怎么样?”有人委婉地回答,“我觉得我还是对自然景观更感兴趣”。这让她感觉略为失望,觉得这属于自己“照顾不周”的范畴。“哦——”,庆拖长声音回答了句。

这群朋友来大理,是出于庆的力邀。这些来,她有群固定的朋友。在这些人中,她永远都是个事无巨细的组织者,责无旁贷地张罗着关于机票、吃饭、游玩的切。

直到第天晚上,这群朋友从茶园回来,兴高采烈地向庆汇报,“茶园真不错,坐着喝喝茶聊聊天,感觉很好”时,她才真正开心起来,连连说,“你这么说我心里就块石头落了地,总算没让你白来趟”。

她的朋友们通常并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哪点吸引了她,以至于让她如此倾情相待。比如侯小强聊起庆,也只是觉得莫名投缘,“她老觉得我帮了她很多忙,可是我根本不知道我帮过她什么,最多就是和她聊聊天”,他语气不太确定地说,“比如我对她说人应该行善,里说的布施,哪怕你给别人个笑脸也是个布施,给人讲个道理也是布施。可能她觉得很有道理,就觉得我帮助了她,以后每次见面都多谢我。”

像她赞美她的鞋子与她的蜜蜡样,庆对于朋友,奉上的更是赞美,她说侯小强则是“”,另外个性朋友是和她样的“”。语气真挚,表情坚定,目光灼热,让人不能生出丝毫质疑。

她对待朋友的方式也是现实主义的——能出钱则出钱,能出力则出力。近些在电视剧《咱们结婚吧》里饰演果然妈的徐松子,是庆演《芙蓉镇》时就开始认识的朋友,庆对待这段友谊的基本原则就是,“从那天起,到今天这分钟,每顿饭都是我请她吃”。

虽然她演过诸多悲剧,但现实中她仍然喜欢那种大团圆式的故事,秦琼卖马式的英雄气短每每让她心有不忍。她记得谢晋在多岁的时候主持金鸡颁,身西装,谈吐潇洒,那是何等潇洒,在她心目中,谢晋直都如此风度翩翩。直到他儿子突然去世,她去他家中探望,相对无语。后来谢晋送她出来,她在那个破旧的小区里倒车倒不出去,回头看到谢晋还站在楼下,“晚风当中几根花白头发被风吹得这么立着,就在那儿”,多回忆这幕仍然让庆唏嘘,“个老人,我之前从来没有觉得谢晋老过。”

个后,谢晋就去世了。她去参加会,私下找到谢晋遗孀徐大雯,给她塞了袋子钱,嘱咐她,“这钱你拿着,好好过子,有什么困难就找我”。“这么大袋”,庆举起手比划示意了下,“从此以后到今天为止,徐大雯老师,都是有什么事就跟我说”。

“你说,人家都那样了,送点水果送点鲜花能有什么用呢?”她提起过去,感慨万分,“这些代,晚景都是凄凉”,除了谢晋外,还有原电影厂厂长汪洋,他重病昏迷时,她也曾去探望,也是塞给了摞子钱给他妻子林韦,“她下子眼泪就出来了,这个太管用了,每个人都是这么来看下,只有你这么实惠”。

庆对于友情的回报要求不高。她在秦城的时候,警方找了她很多朋友调查,有些朋友并没有替她。后来她看到了关于此案的份口供,谁曾说过什么目了然,“如果说的是事实,为了自己,我都能原谅,只有的,我不原谅。”

“你可以去问问”——她再次用这了这个句式,“只要是认识我的人,绝对不会有人说我背信弃义、、两面刀,这些都没有的”,庆很清楚,“关于我的争议都是谈了几次恋爱啊,离婚啊,骄傲啊,装嫩啊这些”。

庆有些时候不愿意谈感情,理由是“只剩爱情这件事是属于自己的了”。但有些时候,她说起爱情来滔滔不绝,如她谈起其他事情时的无畏,觉得之下,无不可对人言之事。

采访过程中,她丈夫打电话过来,“在接受采访呢”,她应了几句,挂了电话,又对记者解释,“他看我挺长没发信息了,就打过来问问”。庆老公王晓玉比庆大岁,是庆唯次和长于自己的男性谈恋爱,但他对她黏得很,“般都是他老给我发短信,我不怎么发。他很迁就我,我又比较任性,所以就给他惯得更任性了”。

庆自称“不婚主义者”,虽然她前后共结婚次。前两次婚姻的破裂,离婚都历经千辛万苦,这也是导致她“恐婚”的大原因。何况,她觉得自己并不需要婚姻的保障,何不如让爱情的来去。

王晓玉认识庆多,多前他因为看了庆的第本自传《我的》,而被她性格所吸引,追到内地来,跟着庆的摄制组辗转,热烈地追求了庆,在庆每个拿块钱工资的时候,他试图以千万打动庆,但是失败了。

“我那个时候喜欢玩,从个男人跳到个男人”,庆回忆,但王晓玉从未放弃,“有次我都答应他了,但结果还是没成”。最接近成功的次,她已经从飞到,等他第天从别处回来,然后就去结婚,结果就是这夜长梦多的个晚上,庆忽然想到,“为什么你向我求婚不给我买机票,还要我自己买机票飞过来?”

王晓玉怎么都想不到,这个曾经他千万人民币的性,会在张机票面前出尔反尔。但庆已经迅速和伍卫国谈上了恋爱,他回天无力,又等了,机会重新出现在他面前。他小心翼翼地问她,“你现在这么大了,我们可以在起了吗?”庆习惯性地了这个提议,回家之后才惊觉,“咦,似乎好像可以?”

这次,王晓玉没有再犯飞机票类似的错误。他迅速的为这次婚姻买好了房子,连被子和枕头都准备完善,钻戒是.克拉的,庆对此很满意——刘嘉玲的是克拉。

“其实我比较喜欢花自己的钱,我玩的钱都用的是自己的”,庆抛了个眼神,有点调皮的样子,“其它就刷他的卡”——虽然庆有足够的自立,但显然,和众多性样,是否愿意给老婆花钱,也是她衡量老公的重要标准。

她并不打算因为这段婚姻给了她“泡在蜜糖里”的感觉,而忘了自己的“不婚主义者”的初衷。她半半撒娇地表示,这次结婚是为了“应中国观众的要求”,“中国观众经常觉得我很累,个孤老太太,嫁不出去,要养家糊口,所以才要不停地拍戏挣钱。”

“那么我就结个给你们看看”。

已婚的、拥有着多处房产和.克拉钻戒的庆还在演戏,在那些戏里,有时候她出演的还是多岁的少角色。她并不认为这是“装嫩”,“是别人要请我演那些角色,我也并不是单纯演个岁的姑娘,那些角色都是有龄跨度的,从少到老,我个人演下来,这是我的骄傲,全世界能做到的演员都不多”。

和当拍戏样,她对自己所有的角色都全情付出——她的经纪人易钢记得,他加入庆团队没多久,去现场探班,有场戏是庆从远处跑近,然后猛地。“她说跪那就是真的跪,半天都没站起来”,易钢去扶她,发现她膝盖上的皮已经全部磨破了,他正待发声,庆就立刻了他,“不许说”。

为拍戏受伤这是多么不值提的事情,庆认为这是自己职业的部分。“我演戏不会玩假的,每次都掏心掏肺地去体验,我不想,也修改不了这种表演方式”,庆说。她有点同情新代的明星们,“当我们除了拍戏,就是钻研表演。现在社会丰富了,明星很难专注地去做个表演艺术家,需要好多其他的手段,这些手段让他们疲惫不堪”。

很多前,庆花了很长在研究演技这件事上,她得出结论,成就个好演员的要素有点,“、生活经历;、文化;、模仿能力、理解能力及再现能力。”当时就自认经历坎坷的她,如今在经过秦城之后,更觉得自己“演技大涨”,“个角色,无非也就是喜怒哀乐,也是这几个表情。但这几个表情当中用在什么时候,怎么用,怎么循序渐进,这个是我的理解,是我用我的人生阅历换来的。有的人有人生阅历,但他没有技巧,有的人有了技巧,但他没有这个阅历,就不会明白我为什么要这样演。”

庆如既往地,对自己的演技从未有过丝怀疑。为了最近参演的某部电影,她说自己看了几百多部同类题材,有类似角色的作品。——为了得出结论,“百多部,此类角色,国内国外,我比我看到的世界上的这类电影里面这种类型的角色都演得好。”

现在,她在演员这条上唯的目标是,“演尽天下名人”。“你对这些名人是有点集邮癖吗”,记者问她,“对,集邮,就是集邮”,她大笑了起来,“这句话你定要写到稿子里去,就说庆对名人有集邮癖”。

“演得好,岁也能得奥斯卡”,她对未来仍踌躇满志,“不过我的人生本来就是个奇迹,没准那时又会有新的奇迹,或者我又在做其他的事情”。

在她的自传里,她多次用台球来比喻自己的人生。“我时常感到自己的生都像是在打台球。本来想打的是这只球、可是却打到了另只想都没有想过的球,那只球反弹回来将别的那只本来辈子都打不着的球打进了洞里”,她写。

那么现在,在大多数人眼里,她已经拿到了所有她可以拿到的分,所有的球都已经落了袋。而她仍然提着球杆,虎视眈眈地盯着球台,在她眼里,台面上至少还有只分球,等待着被她击而中。没什么能让庆退场,在她过去的人生里,体制不能,爱情不能,之灾也不能,而现在,龄不能,冷嘲热讽当然也不能。

“我和你们拥有同个时代”,庆说。

版权声明:本文系腾讯独家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厌氧菌感染厌食症患者厌世怎么办

西部数码代理 | 联动天下代理 | 美橙互联代理 | 耐思尼克代理 | 华夏名网代理 | 皮皮帮助中心 | 淘宝商城

    相关新闻>>

    发表评论
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   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?
    最新评论 更多>>

    推荐产品

    • 网易娱乐12月3日报道(图文/东星) 某品牌洗发水和李宇春解约后
    • 推荐理由:鸡蛋、豆腐含有丰富的钙
    • 超清晰精子卵子结合图
    • 涂鸦就是宝贝内心世界的最真实的流露
    • 传王学兵与已分家 文娱圈“偷腥排场”新奇的十年夜明星娱乐
    • 甘肃幼儿园校车车祸现场
    • 韩庚锋利体”微博爆红收集 网友猜想文娱圈真际?娱乐
    • 与好朋友或心爱的宠物分离时
    客户服务 - 相关法律 - 友情链接 - 网站地图 - TAG标签 - RSS订阅
    Copyright ? 2004-2012 hg开户|官方网站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

    蜀ICP备09012482号-1 网络报警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中国互联网协会 支付宝付款 网银在线付款